田熊亚和施立红:豆粕增长的拐点即将到来。关注油粕的长期交易机会|独家观点

编者/廖田熊亚|中信建设投资期货农产品部首席分析师、中信建设投资期货农产品部首席分析师、重庆粮油协会专家库成员、花旗银行前投资顾问、奇瓦瓦数据、卓创信息等多家上市公司讲师 2015年被授予大企业研究所国家饲料养殖集团优秀研究员称号,2016年和2017年分别被贺勋网、农产品期货网和期货日报授予国家最佳农产品分析师称号 施立红|中央财经大学中信建投期货石油研究员本硕目前是中信建投期货石油研究员。他主要负责大豆油、棕榈油和菜肴品种的产业链研究,擅长基础分析和跨期、跨品种套利。 农产品期货网特约撰稿人在《期货日报》、《文华财经》、《贺勋网》、《农产品期货网》等主流媒体上发表了多篇文章,并在贺勋网和农产品期货网主办的2017年“第二届全国农产品分析师大赛”中荣获“优秀分析师”称号。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油粕比可能会出现不错的反弹,因此要注意长期的机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油粕比是由对石油和蛋白质需求增长率的差异驱动的。生长缓慢的品种将逐渐成为供过于求的品种,因为新的需求无法消化新的供应,从而导致油粕比在一定方向上的长期变化。 近年来,养殖业对豆粕日益增长的需求不断推动着国内大豆压榨的扩张。凭借丰厚的养殖利润,生猪养殖业将在2017年环境风暴后复苏,国内大豆压榨量将达到新高。 与此同时,压榨后的副产品大豆油面临产量持续增加和库存被动积累的尴尬局面。除了东南亚棕榈油厄尔尼诺(El Nino)后产量的恢复之外,丰富的供应格局继续抑制油价走势,导致油粕比从2.3大幅下降至1.8。 进入2018年,阿根廷的干旱和中美贸易战的爆发推动全国豆粕价格中心上升,而油脂价格中心在大盘压力下继续下移,油粕比一度触及1.67的历史低点。 然而,非洲猪瘟在全国范围内的传播将影响后期对豆粕的需求。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将使豆粕需求被杂粕取代,降低低蛋白配方,或将对中长期国内水产养殖业产生深远影响。 如果国内豆粕需求/大豆压榨的增长率开始好转,那么豆粕的长期交易机会将发生变化。 1.非洲猪瘟的传播自8月以来,中国第一例非洲猪瘟在东北地区爆发。仅在几个月内,它就从东北迅速蔓延到了南方。 截至11月20日,72起非洲猪瘟疫情已蔓延至18个省(市、区) 根据农业和农村部对生猪及其产品跨省运输监管的要求,除香港、澳门、台湾、新疆、青海、海南外,28个省(市、区)的生猪跨省运输将暂停,约占全国生猪生产能力的98.3%,意味着全国生猪跨省流通基本瘫痪。 跨省运输的暂停导致几个疫区的生猪价格和需求持续下滑,辽宁、黑龙江、吉林、内蒙古、苏北、河南、安徽和山西省出现被动清管。 目前,养猪利润近年来一直很低。疫区的猪被被动地压在围栏上,导致对豆粕的高需求和饲料成本的增加。 一方面,它进一步增加了养猪的损失,挫伤了养猪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由于大猪未能成功进入市场,市场对仔猪的需求相对较低。仔猪价格低会给母猪繁殖造成损失。农民将减缓后备母猪的饲养速度,甚至提前淘汰后备母猪,预计明年将对生猪市场产生巨大影响。 非洲猪瘟对豆粕需求的负面影响预计明年将逐渐显现,豆粕年消费量预计将减少100万至150万吨左右。 由于目前没有有效的非洲猪瘟疫苗,俄罗斯已有十年没有根除非洲猪瘟,预计对国内生猪养殖和豆粕需求的影响将是长期的。 2.中美贸易战爆发2018年7月6日,中美对对方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爆发 最近几个月,中美贸易关系缓和了紧张局势,并几次未得到解决。 中美贸易战的持续使得国内石油工厂在购买美国大豆时非常谨慎。为避免政治/政策风险,即使征收25%关税后的美国大豆进口成本低于补贴较高的南美大豆,油厂仍不愿冒险进入美国大豆市场购买美国大豆。 自4月份中美贸易摩擦爆发以来,中国几乎没有购买美国豆类,2017/18年度仅购买2768万吨美国豆类,比上一个市场年度下降23%。 然而,在9月份新开的美国豆类出口窗口中,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新的船只被购买,有几艘船只已经基本转卖到其他国家或转换为替代加工,所以不购买美国豆类的态度非常坚定。 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3285万吨,占大豆进口总量的34.39%。 中国对美国大豆的高度依赖需要以牺牲南美的采购空股票为代价来弥补,这已引起巴西国内压榨相关企业的不满。 今年,巴西国内压榨企业因南美高额补贴遭受重大损失。因为巴西压榨厂大多位于大陆,高运费使得巴西很难压榨美国大豆和出口阿根廷等国内大豆。 最近,巴西木柴工会向政府提议对大豆征收10%的出口关税,以补贴压榨企业,提高它们与出口商的竞争力。 如果中美贸易战持续下去,国内需求可能无法仅仅通过非美国进口来满足,缺口需要通过削减豆粕需求来填补,比如增加杂粕的替代量,降低豆粕添加到饲料中的比例,这无疑将导致国内大豆压榨增速放缓。 3.减少豆粕需求的方法为了弥补因暂停进口美国大豆而造成的豆粕供应短缺,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一方面,积极拓宽其他蛋白粉的来源,如乌克兰葵花籽粕和印度菜籽粕。据估计,替代豆粕的杂粕数量可能增加150万至200万吨。 另一方面,中国正试图通过推广低蛋白饲料配方来减少豆粕在养殖业中的用量。 以前的研究发现,中国水产养殖业存在饲料蛋白添加比例过高造成浪费的问题。在国内蛋白质供应紧张的情况下,通过调节饲料中的氨基酸平衡,可以适当降低饲料粗蛋白添加水平,而不影响动物的生长。 因此,饲料工业协会发布新标准规定了猪和家禽饲料中粗蛋白的上限 据业内人士称,用杂粕替代工业氨基酸平衡,豆粕的消费量可降至10%左右。过度减少会影响动物的生长和发育。 根据前几年压榨量的估算,预计在整个行业推广低蛋白标准可以减少大豆压榨量900万-1000万吨。 然而,目前的水产养殖业以自混合为主,商业饲料豆粕的消费量仅占约1/4。自混合豆粕的添加主要受价格机制的调节,价格机制取决于豆粕的价格、豆粕与杂粕的差异,不受行政措施的影响。据估计,通过实施低蛋白标准可以减少的豆粕实际消费量约为150万-200万吨。 非洲猪瘟的蔓延、持续的贸易战、杂粕的替代和低蛋白配方的调整预计将减少国内养殖业对豆粕的需求,2018/19年度豆粕消费量可能减少400万至500万吨。 在此背景下,2018/19年度大豆压榨量将相应减少至8700万至8800万吨,这将有助于减轻豆油库存的压力。 与此同时,今年冬天厄尔尼诺概率的增加也增加了明年下半年东南亚棕榈油产量下降的可能性。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油粕比预计将出现可观的反弹。你可以注意长期的机会。 [免责声明:批量内部参考使用的信息是准确的,信息中陈述的内容和意见是客观公正的,但不保证是否需要进行必要的变更。 本报告中的信息来自公众信息或现场调查。作者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 批量内部参考提供的信息仅供客户决策参考,并不构成对客户决策的直接建议。顾客不应取代他自己的独立判断。客户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与本文作者和大量内部参考无关。 本文版权属于批量内部参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彩票登录 » 田熊亚和施立红:豆粕增长的拐点即将到来。关注油粕的长期交易机会|独家观点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